Apr 4, 2009

寻觅已久的味道

去年十一月尾,我写了一篇,也拍了茨厂街冠记前面那档烧鸭。这档烧鸭真的很有名,听好多人尝过都说过好吃,但我却从来没尝过。

上个星期六学校画展结束后,我们一家人便与Yoyo和Zozo到邻近的茨厂街吃晚餐。那天我们到妈妈爱吃的冠记吃干捞面,也顺道尝了那档四眼仔烧鸭。果然名不虚传!非常好吃!这就是我一直在寻觅的味道啊!

Simple woman
说:那档烧鸭叫四眼仔烧鸭,他们用的袋子也印有四眼仔的牌子和画像。这是我所吃过最好吃的烧鸭。
Photobucket
令人垂涎三尺啊!
Photobucket
鸭脚包~里头尽是鸭的内脏哦。。只有我爱吃!唉!
Photobucket
哗!water 流流叻。。。
Photobucket
我们打包RM10.00试一试。
Photobucket
茨厂街冠记
Photobucket
厨房虽小且陈旧,但食物却好吃哦!
Photobucket
冠记的干捞面,妈妈的最爱!
Photobucket
云吞不够亨记的好吃!
Photobucket
虾饺不够我爸爸的好吃!
Photobucket
这个包云吞的功夫,已经传了第几代了?
Photobucket
Yoyo很lucky….吃到有写着“大便”的报纸碎。。。
Photobucket

18 comments:

娃娃 said...

沙发!!!!!

娃娃 said...

看到我口水喋喋流~~~

照去啃面包.... >_<

美麗師奶 said...

我上月和家人去那里打包了一隻回來,還有那鴨腳包~~~好吃好吃到不行~~

李逸迷 said...

嘻。。。。有机会要去尝看。。。

美丽安 said...

我很久没有吃过。。
很想念。。。
看见你的照片
流口水。。。。。

vivian said...

鸭饭好吸引。。可是吃到报纸屑的,就不敢试了。

~珊姑娘~ said...

看起来很不错!!!

但是,吃到报纸屑就显掉了,还有大便的字!!哈哈哈哈哈!!!

sock peng said...

烧鸭会贵吗??

晨灵 said...

我也喜欢鸭脚包.但是已经找不到小时候那个味道.

日落黄昏 said...

哇!我爱吃的烧鸭,我喜欢吃它的腿(免切)一手抓住放进口里用门牙一咬然后一拉,哇老!!!这种吃法一流的享受,你们不妨试一试我没骗你们的。

想请问一下你在厨房拍的那一张是偷拍呢?。。。。还是光明正大的拍呢?

你每次拍的时候有没有人眼光光的看着你呢?

我有试下放大来看,看不到大便。。。。。。哦,是大便这两个字。。。。。哈哈,辛好不是真的大便,不然。。。。。。。。。。。。你自己去想吧?。。。。。。。。。。

Chris Chia said...

有机会一定试!我也蛮喜欢吃的!

said...

3月假期.妈咪也带我去茨场街.
烧鸭妈咪不买给我=(
但是~她还是带我去吃干捞面了呢~~
在里面真的有一点gok(闷热)
卫生也有点..
但是,人家都说只有那种环境才吃到原滋原味的美食哦~
看到你的图片..我好怀念~
谢谢妈咪=)

杨 霓 said...

娃娃,
慢慢吃。。记得抹口水!

美丽师奶,
对了, Sock Peng 问你一知鸭多少钱?因我没买到一只,我们只斩了RM10.00来吃吧了。哎哟。。家里没人吃,我又吃不到那么多,所以买得吃咯。。下次你来KL,我们一起去吃!也

李逸迷,
一定要试哦!

美丽安,
你也有吃过!好吃hoh…

杨 霓 said...

Vivian,
我们是吃云吞面,没有吃鸭饭。只是叫一盘鸭肉来试吧了(就在那间冠记前面)哈。。yoyo很lucky 嘛!

珊姑娘,
就是咯。。她真的lucky 到!!

Sock Peng,
对不起,我们没有叫整只鸭,也没有问价钱。。我帮你问问美丽师奶har…

晨灵,
哦。。。你小时候在那里吃到哦?你的家乡在那里?

杨 霓 said...

日落黄昏,
挖老。。一说到你的最爱,你就失仪态!这种吃法在追女孩子面前,千万不好做哦!会吓跑女生的哦!(阿霓教路:追女第一招~仪态万千,哈哈)

我从不偷拍的!我拍时他们没有问哦!有些会问,我就跟他们讲我帮他们宣传咯!很容易的嘛!

你老花了哦!嘻。。我也看不到啦。。是我妹看到的啦!

杨 霓 said...

Chris,
你是潮州人吗?我比较爱吃潮州卤鸭,烧鸭还ok啦。。。

雯,
哦。。可能你的妈妈认为鸭很毒(尤其是番鸭)
是的,由于它小间,所以有点闷热,有时人多的时候,更是闷热到可怕!不过幸好它的食物不错吃!

dolphine said...

以前念书时期,经常经过,但我也没试过。

““大便”的报纸碎。。。”你很好彩喔。不止是报纸碎,还有大便。。。。两个字。

杨 霓 said...

Sock Peng,
美丽师奶说那只烧鸭是RM37.00。

Dolphine,
哦。。你读尊孔??
哈哈哈。。那个大便的报纸碎不是我吃到的,是大便专家yoyo吃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