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30, 2008

记忆中的茨厂街

昨天下午看了安哥爵的 “素描茨厂街大众书局“, 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让我想起好多好多回忆。

我们一家人在我十五岁那年从巴生路2哩半搬去离茨厂街很近的家。我们把茨厂街当成是我们的Pasar Malam。(那时好多朋友都问我有没有去过花园式的Pasar Malam,我都会问他们茨厂街算吗?)由于步行就可以到达茨厂街,所以我和妈妈,阿姨常去那儿诳。

我和妈妈很爱吃“中华巷“的咖哩,我们的嗜辣是出了名,当时老板娘一看到我们来就知道我们会向她要多一罐辣椒,有时我还会跟妈妈说:不知那个老板娘会不会远远的看到我们,就把整罐辣椒藏起来呢?在那里也发生了一件糗事,有一次吃东西吃到一半时,一只猫走过!我就惊吓得把整个桌子给翻了,害我要很久才敢去那边吃我的最爱咖哩,酿豆腐及杂雪。

后来听妹妹说妈妈也很爱吃“冠记“的云吞面,她陪妈妈吃了无数的岁月。而我呢,当我知道原来妈妈也爱吃这一间时,已经是妈妈去世好多年了。当天跟Jenny一起去吃时,我是边吃边遗撼边想妈妈,想起妈妈年青时曾在泉公司布庄拿布去卖,想起她述说工作的乐趣跟苦处,想起妈妈在茨厂街被态度不好的小贩用不友善的言语伤害。我还记得有一个缺口德的男子对着我嘲笑:喂,快点来看这一个女孩子的胸平到好像飞机场。当时的我很想找一个洞钻进去,当时的我傻傻的不敢看着他,快手快脚的就走开了。今天我还想去看看当年这一档的人还在吗?

我中四和中五是在尊孔国中念书。每当放学后,有空我就会去大众书局看一看书,买一买文具,吃书局门前的两串不烫热的屎蚶lok lok。如果渴了或瘾发作了就会去街头喝那一碗超冷超好喝的罗汉果糖水。当年他们是用铁碗来盛的,现在换了纸杯,感觉就没那么好喝了!对面的豆浆水档的豆腐花也很好吃。喜欢他用木桶装豆腐花。卖豆腐的对面有一排买杂志报纸的,我有时就会在那里翻一翻看看娱乐周刊,生活电视等,看有没有康乔的新闻。当年我也喜欢往坐落于珀屏大厦“绿岛唱片公司“询问康乔的卡带出了没,跟老板娘很熟落了。(安哥爵,我记错了不是恩记哦)

我跟老公就没有在这里留下很多脚印,有的也只是去看戏。当年在苏丹街有一间戏院叫珀屏戏院。 那年 Jurassic Park 当红时,我们还得提前一两天去买票呢!

我还是喜欢旧的茨厂街,装修了的茨厂街,就失去了那种感觉,总觉得加了盖的茨厂街,虽是美化了,但我还是觉得缺少了一点味道。

有时我真的很怕去茨厂街。怕的是新年时人潮擁擠,你不必走,别人推你,你也可以从街头推到街尾,怕的是小贩的不好态度,我妈妈曾在那里被人吐口水,就是因为问了价值没买,老公也被人骂过,叫他番薯。

茨厂街对我来说也是又爱又怕的地方。

p/s: Koon, 下一篇我才放昨天特地为你跑了一趟茨厂街的“寻阿koon足迹“(还以为今天是大众的最后一天),怎知是到明年的一月四日。(安哥爵,你有点老朦懂了啦)很夜了!我要去睡了。。。晚安!

14 comments:

小雪 said...

我印象中只去過兩次,一次是晚上一次是白天.

koon said...

啊,太好了,我赶得及去寻找我们昔日的爱情酝酿处。昨日心情若有所失,今朝又多了一点点的安慰,我赶得及。

花木兰 said...

杨小姐与爵表哥都是念旧的人,大众书局的负责人一定很感激你们的一片热心。^_^

诗艳 said...

茨厂街!茨厂街!。。。。。
我只记得好像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
真的对茨厂街没有印象。
我太山芭了hoo。。。。

安哥爵 said...

杨霓,
这篇好有感觉。

sock peng said...

大众的最后一天?
sale最后一天?

对于茨厂街,又爱又恨
爱-美味的食物
恨-人群拥挤,偷窃案多

Jiaxin said...

茨厂街那一带治安不好。。。
我的朋友到那玩,回时车不见了,被证实被偷了。。。

铃兰心语 said...

er, 我没听过Jurasis Park啊??? 是Jurassic Park吧?建议google一下。

~小女人~ said...

嗯,中华巷,冠纪,大众书局,柏屏大厦,绿岛唱片,柏屏戏院,都是我年轻时常去的地方。。。。还有,金莲记,晚上巴刹外头那档阿三拉沙,胜记瓦煲老鼠粉,我都常去‘帮称’。。。唯有恩记,我不去,因为多数卖老歌的。。。。

~小女人~ said...

忘了中华戏院,我小小的时候,还去看过戏呢!哇,真的有番甘上下年纪的人,才会有这个宝贵的经历呢!

simple woman said...

你知道吗?你写童年往事和青涩岁月都写得特别好。

杨 霓 said...

小雪,
那你喜欢白天还是晚上的茨厂街啊?

Koon,
太好了!昨晚想电你了,但回来夜了及想一些事,这一篇我是等到夜深时刻才写的….

花木兰,
啊!我都没写多少大众书局,为什么要写我呢?等koon写了,再叫大众书局的负责人来谢谢koon哦。

诗艳,
有啊,是另类音乐人唱的哦。。你喜欢的本地创作哦!

杨 霓 said...

安哥爵,
有吗?但很奇怪的,我在写时真的边写边哭,想起妈妈了!到今天都还没停止思念她。很想她!

Sock Peng,
大众书局会在明年一月四日(我的生日那天)结束营业。
恩。。。那边美味的食物很多很多…
你有在KL 住过?

Jiaxin,
有听说那一带治安不好。但我就没碰过。以前我们是步行去,或是搭巴士去,没park 过车。现在有,都是park在尊孔独中下面的car park。Touch wood没有事发生过。

杨 霓 said...

铃兰心语,
谢谢你的纠正,我改了。

小女人,
哗!!我一看到你写那么熟悉的店名,街名时,当时整个人是超兴奋,因太久没有人和我话当年了,而且你的口味跟我蛮相似的,我很喜欢吃那间阿三拉沙(还有一档在Jalan Alor) ,胜记瓦煲老鼠粉只有我吃,我老公喜欢吃那边的烧肉面。酿豆腐也不错哦。。昨晚我们去吃了,烧肉面回复以前的好吃,瓦煲老鼠粉呢,他们忘了放葱,感觉有一点逊哦。酿豆腐呢,卖相不好,但还ok。
看来我们的年纪不会差很多哦。。不过我小小时候没去那边看戏,那时在吉胆岛,我在吉胆岛看很多戏,那边的戏院更令我难忘,因后排的是要爬小梯上去坐的。。呵呵。。。

simple woman,
啊!?是吗?为什么?我老了?我爱回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