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 2010

爸爸为我们打造的第一间屋子

我很佩服爸爸,觉得他是个强人!什么东西他都会做,从建房子(简单的啦)驾火车(以前他在中国的工作)烹饪(曾经卖过舅舅口中西北好吃的潮州kueh ga,沙爹更是享誉满天下,还试过帮人煮大炒),裁缝(这根本不像是个铁汉子会做的),维修,甚至接生孩子!当年小弟就是我爸亲手接生的。

听妈妈说过小时候我们是跟人家租房子的,也在吉胆岛住了好一段日子。在我六岁时,我们举家搬到吉隆坡,我们的第一间屋子也是爸爸一板一瓦,敲敲打打砌成的“非法屋”。那间屋子没有水电供应,所以我们都用火水点燃的“大光灯”。而水源则是我们向临近的邻居取的,爸爸用一条条接驳了的水喉头,慢慢地一桶一桶装满它。屋子里边的装潢是开放式的,只用一块布把客厅和房间隔开。无论是椅子,桌子还是其它家具,全都是爸爸自己钉制的,就连厕所都是爸爸自己钉盖的。

厕所就是中间地板开一个洞,下面放一个大盆,旁边由四根木材支撑着。每当粪便装满四分三时,爸爸就会扛着这个桶到附近的大水沟倒掉,有时也会拿去施肥。后来不知是否因为我们大了,米田共也多了,爸爸就要我们用几张报纸铺在冲凉房内,蹲着大在上面,然后就像包Nasi Lemak那样打包,放在一个纸箱里等爸爸用摩多载去临近的巴生河丢弃。我记得那时候我们偶尔还是会为这另类的如厕方法感到扭捏。可是就算有过这么特别的经历,我还是很不习惯那些很肮脏的公共厕所!最记得有一次爸爸载着那箱"肥料"去丢弃时遇到警察检查,爸爸很坦白地跟他说了是tahi,是很busuk的粪便!那位警察叔叔就是不信,硬要爸爸折开来让他检查。好咯!好公民是不跟警察斗的,开嘛开咯!结果咧~~~ 结果咧~~~ 那个警察吓到半死捏着鼻子赶快逃之夭夭也!哈!不听市民言,吃亏在眼前!

小时候会为我们简陋的家感到羞耻,不敢让朋友来我们的家,甚至学校校长老师要来做家访时也会担心怕蒙羞怕被歧视。但现在想想,我们比起那些孤儿,那些灾难国家的小孩幸福多了,至少我们有个落脚,睡眠的地方。家~它依然是我们可以依靠的港湾,一些风风雨雨算得了什么?!很多不好的回忆我都逐渐地忘了,记忆里保存着的都是那疯狂好玩的童年生活

爸,谢谢你!让我们的童年很快乐。

今天是你的忌日。四年了,你过得还好吧!还是一样和妈妈冤家吗?或许你们已经和好,双双对对在天上华尔滋共舞,结伴遨游四海了呢。别忘了,你还没和妈妈共度蜜月哦!这是我们四个小瓜都想看到的美丽画面。


根据照片后面爸爸所写的日期,1976年4月3日巴生路,相信应该是我们搬去那里的第一天。
Photobucket
当时的我一年级,妹妹才一岁,你们看她小时是不是很像“肥猫"郑则士呢?
Photobucket
我们第一只宠物~lucky! 陪伴了我们无数个欢乐日子。
Photobucket
客厅和房间(一家六口就睡在一个房间)只隔了一块布。
Photobucket
后面那个Sunkist 的箱子就是我爸拿来装“黄金”的。
Photobucket
我们的家可算是半山区独立洋房(就只有我们一家nia)
Photobucket
爸爸还自己给门牌28D(易发啲)
Photobucket
后面的对联是我爸爸每一年都亲笔挥的。
Photobucket
yoyo的经典头发(忍着不敢笑)!外婆的坐姿也很"文雅"!
Photobucket
这只阿旺很可怜,被雷击中。我们几个小瓜伤心的很,还挖个洞穴埋了他,还给他按了个牌烧香拜拜它。
Photobucket
这张的yoyo最可爱,后面那间是狗窝。
Photobucket

22 comments:

yoyo said...

*O*....ahhhh)))))))

yoyo said...

我的裸照。。。。天呀。。。。羞。。。

yoyo said...

会为我们简陋的家感到“羞耻”,不敢让朋友来我们的家。。。。不是“我们”。。。over over。。。

你罢了。。。我是没有朋友。。酱鬼小。。。哪里有去人家家的。。。。

杨 霓 said...

哈哈哈哈!趁你去玩的几天,给人看看你的裸照嘛!(照~)

是么?我们在那住了八年多,你也八九岁了,还没有朋友吗?可怜!!!

杨 霓 said...

还有我发现到你和阿中小时候好像不用串沙爹,我跟seng串到要命!

YuinTing Chin said...

非常喜歡妳這些照片,那些對聯太有意思了。妳父親好能干。 妳有他的優良血統 :-)

薰衣草夫人 said...

怎么你的样子都没变?你好像你母亲啊!

H@rry said...

你的父亲真的是很棒!
我很佩服他哦!
他教育出了好孩子!
而且你的照片真的是很棒哦!

怀怀 said...

是咯是咯,你真的很像你妈妈哩!

每年我爸忌日我都很想寫一篇來紀念他,但就是寫不出!唉!

Anonymous said...

看了好感动。 T_T

blur@blur said...

看了你的这篇文章,深深感受到当时的艰难.父母真伟大!

流浪汉 瑜伽 Yoga Tramp said...

请问当时是谁帮你们拍照?难得!
以前简简单单是个家,现在人人从早忙到晚,家大了还嫌不够,幸福其实很容易,满足就好

诗艳 said...

你爸爸真的好棒,佩服!

婷婷 said...

你爸爸也太厉害了吧!什么都会。强!

LavenderBlu 鳕鱼 said...

读完你的post,我有另一番感慨。
快乐的童年不是来自物质;
而是来自一家人温馨快乐的陪伴。

我也怀念起我的童年来了。

Song said...

怪不得巴生河這么臭。

Goldfish said...

不知为什么通常大姐都很像母亲的哦, 我也是.今年新年期间到舅舅家,大家都说我越来越像年轻时的母亲.所以我家老板常说,他已经看见20年后的我了.晕... (因为母亲满胖的)

HL said...

这些童照~身价百倍啊。我们那个年代连吃饭都成问题,拍照是可望不可求哪!

李逸迷 said...

最后一張好看。。(偷笑中)

淑婷 said...

在最后一张我好像看到我自己酱 >.<

杨 霓 said...

YuinTing,
这一些照片都是我们很珍贵的。original copy 在我大弟家,我们都是scan了留一份。后来我们搬去另外一个家时,我爸也是喜欢挥对联的。
是咯,很多人都说我遗传到爸爸的"能干", 但我自认只有遗传到60%。

夫人 和 怀怀,
是吗?我看回妈妈年轻的照片,不怎么相咧。我反而觉的我女儿很像我。

harry,
我爸在某方面是很棒!但可惜的在我心中他不算是个好爸爸。

匿名,
谢谢你的感动。

blur@blur,
其实当年的我们不是很穷,只是我爸的好睹,弄到有些遗憾。

杨 霓 said...

流浪汉,
这些照片很多都是舅舅们帮我们拍的。
我们以前也很忙,得帮爸爸串沙爹,但因为那间家的周围很广阔,可以自由的跑来跑去,所以我觉得我的童年很快乐,不像现在的小孩,每天都被逼在家,在安亲班不能自由自在的玩。

诗艳,
恩,他的却是很厉害。

婷婷,
是咯!强人一个!

LavenderBlu,
虽然是穷,但比起一些人,我们还是幸福的。

Song,
哈!

Goldfish,
但好像不是很多人说我像妈妈咧,我妈是从年轻胖到老。我呢,年轻很瘦,希望样貌可以像到她,但身材不好像她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