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6, 2015

谢谢悦沁

悦沁的这篇文章,参赛前就给我们过目了。读后我哭了好几个小时,很感动!很感谢她的这篇文章,在当时已经是我母亲节最大的礼物了,所以不管得奖与否,对我来说已不重要了,因为这是无价的。

谢谢你,沁,妈妈爱你。

https://www.facebook.com/thewalllemur?fref=ts

*************************************************************************************

破裂•爱•愈合

我一直都这样认为,妈妈并没有想象中的爱我。

时常把我的生活作息的照片放上网上、在网络上说到底有多爱我,这些让身边朋友都羡慕的举动都会在平时和妈妈的互动时被推翻。第二天有合唱比赛的伴奏,妈妈不亲口对我说加油,反倒把我弹钢琴的视频放上网,写了一段长长的祝福文加上最后的一句“悦沁加油”都让我觉得很荒唐。爱我的话就该说出口,而不是没经过我同意就把我的照片放上网并说有多爱我这种举动让我觉得不置可否。

直到发生了那件事,这种情况才得以改善和被理解。

一个快乐的班级团圆饭,到最后演变成了我的灾难开始日。好玩的我在团圆饭开始之前和朋友到溜冰场上玩,取笑别人的当儿整个人失去平衡扑倒在了地上,也很戏剧化引至脚踝骨裂。事发后我被工作人员从溜冰场中间用轮椅推出了场地,被一群朋友围着问我情况。过程中我一滴泪都没有掉,还可以跟朋友们打打闹闹,好似刚才的意外从未发生过一样。直到爸爸妈妈在接到我的电话后赶过来,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眼泪像决了堤一样流出来。在那个时候,我才懂得,在家人面前自己的坚强总是会像分子间的范德华力一样,轻易地被打破。

过后的日子,石膏和拐杖从离不开我,我的生活从以前的充实变成了空无。以前的我总是在学校逗留到很迟,周末都会有芭蕾舞课。但是在受伤以后,行动不便导致了时间大部分都用在习惯拐杖和沉浸于悲伤中。因为脚受伤,准备很久了的芭蕾舞考试、期待很久了的芭蕾舞表演、学校校庆表演、运动会等等期待了很久的活动都被迫取消。“我没关系”这句话对很多人说了千百万遍,但是唯独父母,是骗不过去的。妈妈的眼神时常都带着担忧,嘴上不说,却在我背后偷偷地找我朋友聊,了解我在学校的情况如何。这些我都知道,感动在心里,表面却说不出任何感性的话语。

我一直都这样认为,妈妈没有爸爸那样爱我。

每次和妈妈拌嘴的我,都会在背后偷偷埋怨为什么跟妈妈的沟通只剩下了骂架,都会在背后偷偷希望妈妈能像爸爸一样对我那般的温柔。每天早上醒来总是会因为妈妈的无理取闹和自己的暴躁情绪而把美好的早晨变成吵吵闹闹,放学总是想着不想那么早回到家面对妈妈的另一轮精神洗礼而迟迟回家,这些都是我受伤前时常发生的事情。

脚受伤后,站着冲凉已经成为一个很难办到的事情。一开始我是很抗拒冲凉,冲一个凉需要很多的精力,虽然说可以坐在椅子上让妈妈帮我洗头发,但是身体还是由自己去洗。每一次的冲凉都让我倍感无助,都让我想起了我不能随意走动的事实。但是随着时间的逝去,我慢慢地喜欢上每一天的洗澡时间。以前的我和妈妈说两句就开始吵架,所以对彼此的认识都没有那么深入。每次的洗澡时间,妈妈都会问我一些学校发生的事情,又或者和我分享一些在网络上看到的有趣事物。有时候我也会主动说一些朋友的事情,弄得母女俩大笑一场,过程温馨得让我感慨为什么以前我们的关系不曾那么好。

曾经在脚受伤那段时间因为妈妈把我的照片放上网而和妈妈大吵一轮。在我看来,那么落魄的自己是不能被别人看到的,至少不能在网上流传我拿着拐杖走路的照片,我会自卑。我认为,必须把自己最落魄的样子收起来,而不是大大方方地放在网上。用拐杖带着石膏对我来说是一种耻辱,是个见不得光的事情。当喜欢玩社交网络的妈妈把我被朋友帮忙的照片放上网时,我生气得和妈妈吵了一架。时间过了,我也冷静下来,去看看网友们的评论。让我惊讶的是网友们都在说我很坚强,为什么还可以笑得那么灿烂,说我乐观等等的话语。看到这些我的坏心情也逐渐明朗化,才懂得妈妈把照片放上网的原因:她想借助网友们的正能量,让我恢复以前的自信。自从脚受伤后,我总是很在意别人的眼光。我不敢出门,去学校也不怎么走动。但是时间久了,掉入崖谷的自信心慢慢地上升回以前的高度,也慢慢地习惯了旁人好奇的眼光。我想,网友们的支持是我重拾自信心的元素之一吧。

我和妈妈用爱把脚踝内破裂的骨给愈合了。

 妈妈,我爱你。

2 comments:

娇娇 said...

好感动的一篇文章

家勤 said...

你女儿的文笔很好!细腻有情感。现在女儿长大了,也许把她照片放上网要先征求她的意见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