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30, 2012

净化心灵之旅(二)

继两年前的那趟净化心灵之旅后,上个星期五我第二次参加在马六甲举行的“净化心灵,拯救大地"心理学工作坊。由于是公共假期,悦沁不需要向学校拿两天的事假,惟也没上学,我们也把他们带去,一家四口一起净化心灵。

我的大弟也被我妹妹感染而报名参加,但最终他还是选择逃避而落跑了。

这一次的工作坊,很多课题都与我有关,尤其是那些提及童年时的阴影伤痛、执着、对妈妈的情结、对孩子的控制等等.......

两个焦点人物尤其让我印象深刻,其中一位经历和我妈妈很相似,就是在封建的家庭成长,从小就没有得到父母的爱,家中的弟妹一盘散沙的往外出走,我的一位舅舅甚至选择在森林里度过他的青少年时期呆了整二十年。而妈妈也延续了这个原生家庭模式的嫁了和自己没有感情的丈夫,小弟成为家中那个壮烈牺牲者。当焦点人物正在疗愈过程时的第一首妈妈喜欢的戏剧《京华春梦》的歌曲一播出时,我的眼泪就脱眶而出,哭得唏哩哗啦的。另外一个焦点选了一位在场的法师来当菩萨,将她不愉快的过去交予菩萨。那位法师很愿意配合,把两位"受伤者“紧紧拥抱着,还不经意的掉了两行令我感动的眼泪呢。

问两个小瓜喜欢上这个心理学吗?有学到什么吗?

悦沁的回答令我意想不到,之前她一直在埋怨星期日当天她本来是要回学校开放日服务的,她想见一见上次在夏令营认识的朋友。在心理学工作坊的第二天就已经告诉丈夫她要参加下一次的心理学工作坊,她要趁爸爸那时很有机会当焦点人物时去清除她的心灵垃圾。

悦惟的回答却令我喷饭,他说他在工作坊学到讲冷笑话(梁老师的幽默使到他一直想找第一排的位置来观看梁老师,所幸都给他坐过一次第一排的座位),他说经过这个工作坊后,他反对别人抽烟的决心更加大了,因为除了污染环境,也看到很多抽烟的人样子老得很快。他还说他吸取了他大爸爸浩鏮的智慧了,因为他有和他拥抱很多次了。@@

而我虽然还是会因为不能完全静下心,身边一点点“燥音”而没能完全释放,我还是会恐惧于出去走“过程”(治疗伤痛的一个方法),但至少这一次我领悟到一定要放下对妈妈的粘连,一定要宽恕爸爸曾对我的伤害,我几乎所有的不快乐都来自于执着。只要我不执着,真正明白事情发生的真相,给出爱与宽恕,我就是一个幸福满到泻的女人了。

最后要感恩妹妹不断的说服我去参加了这么棒的工作坊(几乎每一个焦点都触及我心灵,排毒了不少),不知怎的,有时老公的话总是听不进去而会选择听妹妹的话。@@

1 comment:

Jerome令狐 said...

以后我做爸爸也要带自己的孩子去参加这类型的健康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