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5, 2010

我在打工的日子

上个周末,趁着年终大减价,一家人出外“扫货"去!买了两个小瓜的校服,校鞋,新衣,还在MetroJaya发现“荀嘢“!King Size床单套装(里头有1张被单套,1 张床单,2个枕头套,1个抱枕套,350密度,100%棉织品,还有绣花图和绒布哦!)折扣高达70%(原价八百多,打折后只要RM210),还有两套更超值的Looney Tunes单人床单套装,明明牌子写着70%,可是促销员却说成80%折扣,结果埋单一套才RM80而已!

两个小瓜非常开心,却也好奇我为什么会对床单那么熟悉,了如指掌的。嘿嘿,你妈妈我以前可是当过促销员,卖床单的哦!

中学时期,每逢年终假期我都会去打工,因为自己的能力有限(没有力做粗工,姐手姐脚的我更不敢当侍应因为怕打破碗碟),所以每次都去当促销员。其中在不少公司待过,最好最有印象的应该是中学毕业后那间大公司〜Hagemeyer。我曾经为这间公司卖过Utica床单,Arnold Palmer男生衬衫,Fred Perry运动T-shirt,Corning Ware等,有一次经理想叫我转去卖Christian Dior化妆品,但因为我不能做全职而告吹了。

在Hagemayer当促销员当了一段日子,直到我念美术设计时还在放学后去做临时促销员。那段日子虽然很忙碌,但却丰富了我的人生,不但赚到了工作经验,也认识了不少朋友(有一些还因为光顾我的产品而成为朋友)。

每天我都会到他们指定的店面工作,有时是以前我家附近的金河广场的Parkson,有时在旧巴生路以前的Yaohan,有时在Jalan Ipoh 的The Mall,有时还在老远的Subang Parade Parkson。我的工作就是每天都把货品排得美美的,两个星期换一次橱窗设计,每天都得向顾客解释产品的特点,帮他们搭配。每到月尾就要点货结账,和其他分行的促销员回总公司开会兼出粮,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除了有粮出外,还可以和同事一起去享受一顿美食,顺便分享八卦。还有还有,最重要的是还可以见到当年我暗恋的型男经理。每次在开会的时候我的心都小鹿乱撞,不敢直望他。记得有一次,他突然叫我帮他调领结,我啊,可是脸儿红心儿跳的不知所措,呼吸变得急促,被逼用我那颤抖的手,手忙脚乱(还站不稳)将那个领结调好(调了很久)。当时那个经理心里头可能会在想这个山芭妹还真的很山芭,没看过领结?!唉,瘀到爆!谁叫我有恋父情结,喜欢成熟型的男生。知道他的性取向过后,我还真心痛了好一阵子呢!

工作期间,遇到了很多不同类型的顾客,有些很大方直接,不用我开口就自己选了产品直接去柜台付帐。有些就比较小心翼翼,反复选了又选,比较了又比较,思前想后,最后通常还是选择价钱便宜的本地货。当时另外一个品牌的促销员时常暗中跟我抢生意,每次都把我们的品牌(同样是美国货)贬的一文不值,还暗中搞小动作。表面上我和她还是有讲有笑的,但心里是极度讨厌和不爽她。有些顾客很挑剔,选了老半天,讲到我口水都干了,没有买之余,还把柜台上的货品弄乱,还要我把床单一一开了铺在床让他看个够,真难服侍!有些更离谱,借故要知道床单布料的品质而占我的便宜,因为当时我们的制服上衣是用床单制成的,在那边假假意摸手摸脚的,讨厌到死。最夸张的一次,我在Arnold Palmar柜台遇到一个不知所谓的顾客,他帮衬我买了整千块的衣服后,在付钱时,丢出一张信用卡说是要给我,条件是要我去附近的酒店和他搞嘢咯!挖老吖,当我是什么?我不是"小姐"啦!

总之,什么形式的人都有,这个社会就有如一个大染缸,一个不小心一个歪念一个诱惑,人生就被染黑了。所幸我很自爱,要不然我现在可能跟我的一些促销员朋友一样,当起"高级陪客小姐"了,难怪老一辈的人都把促销员看成肮脏的工作。

虽然这份工有着一点点的"危险性", 但我还是没有后悔当过促销员。我怀念跟同事之间的友谊,怀念跟部门主管在一起相处的日子,谢谢他们教导了我很多东西,我们没有年龄的代沟,可以谈心事,结伴吃饭,有时他们还和我一起步行回我妈妈家吃"家常便饭",还要边吃边看时间以免迟到。我怀念那些空闲跟我寒暄的顾客朋友,怀念大减价时的繁忙,怀念经理突击检查躲在角落看我工作的样子,怀念他称赞我“Today, you're so beautiful ! ”,我享受男友(现在的老公)来接我放工然后一起在购物中心拍拖的日子。

这一段打工的日子留给了我人生珍贵的回忆及经验。感恩。

Company Trip(3/4-8-1989)
第一晚的晚宴
第二晚的晚宴,各各变得好妖艳!
白天,在Orchid酒店(现在改成Copthorne Orchid Hotel )的沙滩留影。
我的好友~Sow Kam。
床单部门的一班朋友。
多快乐的日子...
秀蓉碧蓉,你们还好吗?好久没你们的佳音了。
我喜欢这件制服。
这件也不错,哇!还看到我S字形的身材呐!怀念~~

9 comments:

李逸迷 said...

哈哈~~!!杨霓肖联时候的刘海,跟当年我太太的刘海是一样的,原来当时候女孩子的刘海,真的是流行高awning的!!!!可以遮太阳啊!!!!

娃娃 said...

当年的服装和发型真的很劲~~~

阿表,还有没有OFFER?帮我买两套!

杨 霓 said...

坐沙发的比古,我先回靓娃har...不要生气不要以为我不要睬你。

你要买哪两套,King size 还是单人床?

杨 霓 said...

还有比古,你是不是老花了??我的头发哪有高awning??我从不梳这样娘的头发!
你看到的是其他promoter的啦!
不要酱来破坏我的美丽哦!

娃娃 said...

我要king size两套!!单人的不用先~~~

安哥爵 said...

哈哈陈秀珠的发型!

sock peng said...

哇!!笑一笑
美女看过来

Vincent Cho said...

你那个时候的装扮很新潮一下了咯!

yoon said...

那时候就那么美了,难怪会有'ah beh'叫你去酒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