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30, 2012

428~毕生难忘的一天


428的早上,带着期盼(第一次参加大游行),带着担心(有法令说不可携带十五岁以下孩童出席大集会)带着一颗刚萌芽的爱国心前往集会。

到家附近打包食物吃饱饱,做最后检查,静心等待去了公司赶工的丈夫。老公一回到,换上衣服吃下一包Nasi Lemak,我们就出发。由于在FB看到很多LRT站都封锁了,我们只好驾着车到最靠近茨产街的地方停车再步行去。从家到 Pandan Jaya 出口都很顺畅,一转进 Pudu 就看到Pudu每个出口都被警察给重重堵住了。我们只好被逼把车park 在Pudu外界的一个停车场。

我就这样顶着大热天,背着那有点重量的背包(里面有半串香蕉,半条面包,一包盐,一条浸湿了的盐毛巾,一支牙膏,一架相机,两件黄衣),加上那笨搓(人家走一大步,我走三步)的脚步“辛苦“的走了将近六公里路。

到达Puduraya 附近,眼见一片黄绿海人群,每个人都带着一张使命感的脸孔,三五成群的集在一起宣扬着口号,带着爱国情操欢呼,到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像一场嘉年华会。

由于人群多到寸步难行,我们只好放弃去苏丹街和一些朋友见面,就跟随着正向独立广场方向的大队游行。整支游行队伍有巫族,有华人,大家不分种族,心连心的一步一步向前走,时而静坐、时而前进,时而唱着改编“ole ole”Bersih歌曲及喊口号,时而唱国歌。那场面,温馨的让我感动。沿途中还遇到萧慧敏和颜江汉在工作,行走时还有一些美眉用相机拍惟惟。一些大人物如安华的女儿到场也只是那比较强烈的呐喊,现场并沒有鬧事或煽动情绪的“闹事者”。“示威者都很和平很听话,和平到让我这个初姐觉得一点刺激都没有,哪像是一场被形容得非常恐怖的活动?

当我们走到接近7-11时,因为悦沁有点饿想买点东西来温饱时发现关闭了,再走前去到隔壁的Burger King,才进去这人潮汹涌的餐厅打包,那时是中午时间,想必个个都在喂五脏腑吧。我在外头闲着想上网想打电话给妹妹及朋友,但怎样都上和打不到。后来才得知原来政府当天在四周围置放了手机干扰器,难怪啦!害我一直鸟maxis,干我的臭电话。没得上网没得打电话就只好觅寻靓仔,偷拍帅哥咯!哈,静坐不忘娱乐嘛,而且hoh,还真的给我gap到一位有点王力宏脸的帅哥,还有一位装扮标新立异的帅小子呢!


吃完休息够我们又再向前进了,那时的人潮拥挤到我差点就和悦惟脱队了,幸好老公长得高容易被找到,很快的我们又聚在一起了。怕晒黑的我,一直往里面挤(LRT轨道就在上方),一直寻找不会被暴晒的角落来行走。但越里面人潮越拥挤,空气也越稀薄,不久两个小瓜开始“抗议”了。为了他们的安全,我们只好往人潮稀少的地方去,我们绕进一个小巷口休息,在那里我们遇到倪可敏国会议员。之后我们又再次绕进另外一条街坐在路旁“静坐”。看看时间那时是三点多,没什么动静的,心想应该是集会要解散了吧。

就在那时我的电话有sms讯息,得知老友ChristianMaybank那里,就往来那个方向走,想到要和她打声招呼后我们就往Plaza RakyatLRT 站搭LRT Pudu,不需要走那么长的路,当时脚已经很累了。走着走着忽然惟惟问我,为什么有人用我的设计做成布条。一看,原来是我“低调”的帮妈妈净选盟设计的队伍在一旁拍照。因为我也是妈妈,上前凑热闹拍了照片,也在人群看到才女许慧珊,走上前和她寒暄了几句。嗯!她给我的感觉,真人和文章一样亲和及很女强人,很有power的妈妈。在那里我又收到Christiansms 说在McDonald 门口。那一间 McDonald 哦?印象中茨产街有三间,打了电话她没接,只好凭猜测往Kota Raya 那间走去。到了那边没见到人,心想算了吧,我们都在Cheras一带,要见面容咩易啦,脚累得很,还是回家吧。

本来我们不想走那么“遥远”的路了,想搭LRT去到Pudu站再走一段路就可以坐上我们的车。但是跟随着我们去游行的丈夫朋友建议就在Kota Raya前面搭巴士去 Pudu 更加方便,我们就在那等巴士也问了旁边一个路人。他说要走去Kota Raya 后面才有去 Pudu 的巴士。我们只好拖着疲累的脚步走去,一路都听到路人在说政府因为蚊子多在喷蚊油,又看到前方有像烟雾的东西在飘过来,又看到一些人匆匆忙忙的跑前来(我有看到演员苗苗,跟她很有缘啊)然后还听到一位仁兄说: ”你们没叹过咩?还不跑!有人叫喊我们跑去对面酒店的停车场里躲避,说时迟那时快,我的鼻子开始有被呛到的感觉,难以张开眼眼泪鼻水开始流,当下难受到忘了两个小瓜的存在。还“腾鸡”到闭着眼睛说:“我看不到路,我走不到,弟弟拉我。”我就这样半闭着眼的让惟当我暂时的盲公竹逃离到Angasa Hotel的停车场。在那边我从包包里拿出那两条毛巾敷脸,两包盐的其中一包吃了一小撮,原来不用带那么多,就算没有,在场的“难兄难弟”也会守望相助分点给我们的。稍微舒服点,我马上照料中弹的悦沁,待她难忍的将口中的水呕出来后,用湿布帮她抹脸给她吃盐,再用牙膏帮她涂两颊。就听到好亮的惟惟在旁边讲:“幸好我觉得有点像胡椒粉的辣味时就赶把maskgoggles戴上,刚刚跑过来的时候,就有一个好心的路人人跑过来叫我关上嘴巴及眼睛,然后就在我脸上喷一些盐水。天公保佑遇上这位好心人及庆幸有个机警的惟惟。

在停车场“休息”片刻时,我以最快的速度上网,一划过看到有LRT站关闭的消息就马上转换计划,搭十一号车去Pudu,我的十一号车不是靠司机载送的,是靠我自己一双脚啦!天啊!当时真的很想哭出来,我的脚已经快不行啦!在那边也打了几次给妹妹都不通,后来得知她困在“重灾区”里“享受”着那鸡的厚礼。后来联络上她,从她口中讲述好像还蛮享受及觉得好玩,真服了她!后来打电话给表妹报平安(距离我最后一次poFB有四个小时那么久咧,很担心爱我的朋友以为迷糊腾鸡的我“壮烈牺牲”了)!哈

还没等我讲完,脸上开始发麻,眼睛开始不舒服了,盖了电话用我的湿毛巾猛敷着脸。后来得知原来当局布下天罗地网在多处设下陷阱,要致我们于死地的阴谋啊!天啊,当时一直在想,我们中的是飘来的烟尾都那么辛苦了,可以想象在前线的勇士们不是更加痛上好几倍!

走过7-11,大门深锁,因为喉咙干燥口渴得很,只好走去隔壁店买水喝。喝到一半惟和我说那些水过期了,怕中毒。我心想这些毒哪会比得上政府一颗毒辣的心,刚才那些催泪弹都毒我们不死,这一点点小毒算什么啦!

我就这样左想想右想想,拖着劳累的身体,受伤的心和快要残废的脚走了六公里的路程。途中有几次想要乘搭德士,但顾念丈夫的朋友(五个人不能共乘一倆德士)只好作罢。途中看到有脚底按摩店,还真想冲进去来场痛快的按摩呢!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终于可以坐上车叹冷气回家去了。

回到家,冲凉时才发现我一边的隐形眼镜掉了。历经一场“浩劫”,身心皆疲累,催淚彈不但催掉我一边的隱形眼鏡,还催碎我刚萌芽的爱国心。


Anyway是要感恩上天的恩宠,没有让不愉快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还能活着。感恩两个宝贝陪我们一起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天。感恩老公帮我把振奋人心画面拍下及在静坐中好几次将悦惟抬高,让他看得更清楚感恩和我一同出席,一同感受,一同见证历史的“战友”们。感恩我自己那健壮的身体,让我在集会只喝水和吃两条蕉也能抵抗到傍晚六点才吃午餐。感恩一切。


7 comments:

莎莎妈咪 sab said...

我记得709之后我们曾经说过有下一次的话,我们一起去。428我们虽然没在游行时碰面,但是我们“精神同在“,耶~~~

家勤 said...

你的儿子真的很醒目,还能照料你呢!呵呵!

看到428的新闻,真的很痛心政府的无情对待。有很多老人小孩呢!

YuinTing said...

很高興看到你們一家安全回來了。
請代我給妳兩個勇敢的孩子一個擁抱。
惟惟那張帶著goggles & mask 的照片太酷了。What a Brave & Smart Little Hero!

San said...

刻骨铭心的一天啊。很爱国,很有心,团结的一家人。

我孩子都太小了,没法参与。你的记录很详细,让读的人如身历其境,能够安全回来真的要感恩。

这场集会留下很多余波,希望都是往好的方向前进。

AngryMommy said...

你们好棒。。。好勇敢。。。

Douglas said...

好!

Chris Chia said...

向你们致敬~ 你们好勇敢!